/

新聞資訊

NEWS CENTER
行業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︰首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資訊

2015年中國不良貸款率四大風險點暴露

發表時間︰2015-11-26 ︱ 點擊數︰  

來源︰鳳凰財經綜合 作者海通債券姜超、周霞、朱征星等

15年接近尾聲,低風險高收益或已成往事,信用違約事件卻接二連三,令不少債權人的這個冬天格外難熬。“15山水SCP001”違約事件持續發酵,“12舜天債[0.00%]”可能被暫停上市,“11雲維債[0.00%]”遭遇評級下調等,我國信用風險漸暴露。而伴隨著經濟調結構、企業去杠桿、信用違約呈現常態化的趨勢,16年銀行不良貸款將進一步承壓。

1.2015不良貸款指標雙升

不管是不良貸款余額,還是不良貸款率,2015年均現持續大幅攀升。三季報顯示,截至今年9月末,16家上市銀行的不良貸款余額約9000億元,比2014年末增加近2300億元,增幅超過30%,創金融危機後增幅新高。

與此同時,根據銀監會數據,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上升至1.59%,較14年末增加了24BP,持平于14年全年增幅,但明顯高于13年及過去幾年的平均增幅。

2.不良貸款率處低位,但仍需警惕

2.1國際比較︰我國不良率有限,但警惕上升過快

危機推升不良貸款率。

90年代初日本地產危機後,其不良貸款率持續上升,到2000年達到8%;97年亞洲金融[0.00%]危機後,韓國和新加坡不良貸款率亦均超過8%,印度更是一度高達15%;08年次貸危機後,美國和英國不良貸款率分別躍升200BP至5%和4%;13年歐債危機後,意大利不良貸款率升至16%,西班牙亦超過10%。

這些國家經驗共同顯示,不良貸款率的大福上升均出現在危機中後期。

如07年次貸危機初現端倪,美國銀行不良貸款率僅上升60BP,而隨後的08和09年上升幅度分別超過150BP和200BP。目前盡管我國暫未發生金融危機,但經濟持續下行,須警惕不良貸款率上升過快。

相比國際主要經濟體,目前我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仍處低位。

根據世界銀行數據顯示,2000至2014年期間,發達經濟體的平均不良貸款率不足4%,低于新興經濟體的5%和金磚國家的6%。目前全球不良貸款率約為4%,相比而言我國不良貸款率仍處于較低水平,僅明顯高于韓國和加拿大等。

2.2以史為鑒︰目前水平並不高,但風險不容小覷

我國歷史不良貸款率曾達30%,政府信用與商業信用不分是主因。

90年代我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持續上升,主因在于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過程中,政府信用和個體信用的邊界模糊,商業銀行放貸缺乏資質評估,對風險衡量不足。2000年時,世界銀行統計口徑下,我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曾接近30%。

AMC的成立、貸款分類方式的轉變,不良貸款率扭轉直下,但風險不融小覷。

2000年以後,我國不良貸款率大幅下降,一方面是源于99 年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成立,隨後十年間累計剝離不良貸款約1.8萬億,08年後不良貸款率降至2%以下。另一方面,貸款分類標準由四級調整為五級,五級分類下對不良貸款的認定需要滿足多項條件,銀行對不良貸款劃分的自主性大幅提升,關注類貸款或成為部分不良貸款的藏身地。因而相比過去,根據銀監會的統計口徑,目前我國商業銀行約1.2萬億的不良貸款余額水平並不高,但風險不容小覷。

3.2015年不良貸款率的四大風險點

3.1風險點一︰農商行和農業銀行[0.00% 資金研報]首當其沖

分機構而言,農商行或是整體不良貸款率持續攀升的主要風險點。

一方面,長期以來各類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中,僅有農商行高于整體水平,而其余機構(國有銀行、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)均低于整體水平;另一方面,農商行不良貸款自今年1季度以來便突破2%,較去年年底單季上升了約20BP,全年均維持在2%以上的相對高位並持續上升。經濟持續下滑,小微企業和“三農”企業的風險抵抗能力相對較弱,進而導致了農商行貸款質量的下降。

與此同時,農業銀行成為首個不良貸款率突破2%的上市銀行。

相比其他國有銀行,農業銀行的貸款在區域上和行業上,均存在較高的集中度,因而信用風險相對突出。不僅絕對水平明顯較高,且其今年73BP的上行幅度是其他國有銀行不良貸款率上升幅度的約兩倍。我們預計經濟持續下行,這一不良貸款率的惡化將向其他類型商業銀行波及,然而城商行多數信貸資產與地方政府建設計劃相關,因而其所受影響相對偏小。

3.2 風險點二︰西部地區貸款風險凸顯

長三角和珠三角仍為不良貸款的高發區域。

兩區域內制造業密集,且中小企業集中分布,貸款小而散,不良貸款率均約超過銀行整體不良率近30-40BP,其中建設銀行[0.52% 資金 研報]長三角的不良貸款率6月底便突破2%,三季度末時更是上升至2.41%,高于同時點建行整體不良貸款率1.42%近100BP。此外,東北地區仍是個別銀行不良貸款的集中區域,如建行和中信銀行[0.00% 資金 研報]。

西部地區貸款風險的凸顯或是今年一個值得注意的變化。

以國有商業銀行為樣本,14年年報時西部地區的不良貸款率尚可,其中工行和建行的該項不良率指標略低于整體不良貸款率。15年中時,工行西部地區不良率大幅由1.04%上升至1.48%,超過同時點1.4%的整體不良貸款率。同時,農業銀行該區域的不良貸款率亦上行了46BP,建設銀行上行了28BP。

3.3 風險點三︰公司類貸款惡化較快

按照商業銀行業務,不良貸款率可進一步劃分為公司類貸款不良率、個人貸款不良率和票據貼現類不良率。

公司類貸款不良率明顯較高,且惡化增速較快。

首先,公司類貸款不良率高于商業銀行整體不良貸款率近60BP,如農業銀行15年中報顯示公司類貸款不良率高達2.43%,而同時點農業銀行不良貸款僅1.83%。建設銀行公司類貸款不良率亦超過2%,而同時點建設銀行不良貸款僅1.42%。其次,公司類貸款不良率惡化較快,以國有銀行為例,半年間上行幅度約達35-40BP。

個人貸款類不良率較為穩定。

我國個人貸款主要集中于房貸,地產價格雖有下滑,但幅度仍大幅小于此前房價上漲空間,居民個人放棄房屋資產而違約貸款的情況或難出現,房貸資產提升銀行業風險有限。此外,票據資產信用狀況較優,大部分商業銀行不存在該項目的不良貸款率。

3.4 風險點四︰批零、制造業是重災區

批零業和制造業或是15年不良貸款產生的主要來源。

其中,批零行業對資金的流轉最為敏感,經濟持續下行,行業低景氣加劇企業營收困難,應收賬款的不斷增加意味該行業企業償付能力的弱化。就國有四大行而言,批零的不良貸款率約達7%,其中農業銀行最高約7.82%,建設銀行和工商銀行[0.21% 資金 研報]分別約7.09%和6.09%。與此同時,制造業亦是一個重災區,建行和農行在該行業的不良貸款率均超過4%,其中勞動密集型的紡織服裝不良貸款率偏高。

房地產、建築等行業低于預期,不良貸款率基本持平于整體水平,甚至略低。

農行和建行有關房地產貸款的不良率略超過1%,而工商銀行該行業的不良貸款率仍不及1%。我們認為,存量房地產和建築行業中超過60%的主體為地方政府平台,因而其還款來源與政府信用背書高度相關,即使貸款出現逾期,商業銀行將其認定為不良貸款的動機仍較弱。

交通運輸、倉儲和郵政業,電力、熱力、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,以及水利、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的不良貸款率最低,目前均值不足0.5%,或源于此類行業具有穩定的現金流。隨著穩增長政策的不斷推進,該類行業風險將持續降低。

4.2016不良貸款率風險猶存

4.1 不良與經濟強相關,16年恐將繼續上升

從國際經驗來看,不良貸款率往往與經濟增長率負相關。

一方面,經濟低迷時企業整體經營環境變差,盈利和現金流邊際弱化,現金流斷裂甚至資不抵債的企業數量趨于上升;另一方面,經濟增長放緩時銀行風險偏好降低,企業借新還舊難度加大,再融資狀況的惡化也使得不良貸款率趨于上升。以美國為例,過去二十年來不良貸款率與GDP增長率呈現明顯負相關,次貸危機中經濟增長陷入谷底,同時伴隨不良率迅速攀升;09年以來經濟逐漸轉暖,不良率也逐漸下降。

隨著市場化程度的進一步提高,中國銀行[0.00% 資金研報]不良率對經濟狀況的反映程度將不斷提高,而經濟仍在探底,短期內不良率仍有繼續上升的動力。

中國經濟增長持續低迷,15年前三季度GDP增速分別為7%、7%、6.9%,全年增速或不達7%,創1990年以來新低。16年經濟增長仍不容樂觀,根據我們預測,16年GDP增速約在6.5%,經濟何時見底尚未可知。不良貸款率仍存在繼續上升的動力,微觀企業信用狀況仍將不斷惡化。

4.2地產持續低迷,不良貸款承壓

過去地產價格持續上漲,是降低我國經濟增速與不良貸款率負相關關系的另一大因素。

我國08年金融危機後,經濟增長開始進入下行通道,當季GDP增速由13-14%降至10%以下,而此階段我國不良貸款率由08年初的5.8%下行至年底的2.4%,進一步下降至09年底的1.5%以下。這時期正值我國房價高速上漲,其中09年房屋平均銷售價格增幅達25%,不少企業以土地或房屋進行抵押貸款,因而房價的上漲暫時隱匿了實體資質下降帶來的信貸風險。

預計明年地產持續低迷,隱性問題貸款或開始暴露,將加大不良率壓力。

地產持續投資下滑,10月同比增速-2.8%,較9月低位走平,商品房銷量增速雖有所回暖,但需求仍未現強勁反彈,同時去化周期依舊較長。高基數效應的影響正在逐步顯現,我們預計明年銷量和投資均將進一步下滑,地產行業仍低迷。

隨著房價增速下降,以土地和住房資產進行抵押的貸款或面臨擔保物不足的窘境,同時由于未抵押資產存量有限,商業銀行或制約企業再融資,加速貸款償還的可能性也會上升,這將使得前期脫離實體資質的過度放貸問題逐漸暴露,銀行壞賬風險加大。

4.3信用事件頻發,亦推升不良貸款

信用違約與銀行不良貸款亦步亦趨。

經濟危機造成企業營收困難,企業償付能力的惡化首先沖擊商業銀行信貸資產,美國違約損失率的三個小高峰都對應銀行不良貸款率上行,其中90年代初違約損失率突破2%,不良貸款率上升至4%,2008年違約損失率突破3%,不良貸款率同時升至5%。

打破剛兌加速,明年商業銀行不良貸款承壓。

截至目前,我國公募債券市場共發生8起最終實質性違約,基本覆蓋了短融、中票、公司債[0.02%]等全品種;行業分布範圍不斷擴大,已由起初的風電、光伏等新能源行業蔓延至鋼鐵煤炭和有色等產能過剩行業;企業性質亦不再局限于民企私營,央企亦出現兌付危機。經濟持續下行,國家目前意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,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兜底意願下降迫使明年信用事件有增無減,實體經濟困境或對銀行不良貸款形成考驗。

另一方面,銀行不良貸款率上升亦加劇信用違約的頻發。

不良率是貸款的違約率,與債券違約率同是經濟下行的結果,不良貸款率的上升降低商業銀行兜底能力,企業借助銀行授信維系債務剛兌或有限,兩股力量相互影響或加速不良貸款的惡化。

4.4關注類貸款佔比上升,不良雙升或延續

作為不良貸款的前瞻性指標,關注類貸款佔比也不斷走高,表明未來不良貸款擴大的趨勢或將持續。

根據貸款的五級分類標準,關注類貸款指的是逾期但未超過一定時限的逾期貸款,其轉化為不良貸款的可能性較高。銀監會自14年以來公布商業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,截至15年3季度末,這一比例達到3.77%,較14年底大幅增長66BP,高于不良貸款率增速;關注類貸款余額達到2.81萬億元。這意味著未來不良雙升的局面或將延續。

4.5表面數字或低估真實風險

商業銀行對不良貸款“嚴進寬出”,或使不良率真實水平高于表面數字。

一方面,銀行可能將不良貸款展期,這種實質性違約並未進入不良貸款範疇,使得不良貸款率被低估了。同時由于很多企業的償債資質惡化,銀行無法直接展期,或通過表外貸款和影子銀行體系進行周轉,亦掩蓋了大量的壞賬。但隨著政府需求的消退,經濟增速的下台階,積累的產能問題更為嚴重,之前不計風險投放的貸款勢必成為商業銀行的一大隱憂。

另一方面,商業銀行業自2014年加大壞賬核銷力度,經調整後的不良貸款余額增速是有所低估的,考慮到財政部或進一步放開不良貸款核銷政策,加之不良貸款資產證券化進程的加快,兩者均有助于抑制不良率的上升。

我們預計真實的不良貸款率在16年或將維持加速上行態勢,需警惕個別地區和個別行業的信用風險爆發。